快乐飞艇走势图200期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徐劍:我試圖尋找電的圖騰

作者:吉建芳   發布時間:2012年08月02日  來源:國家電網報  

對于經常處于采訪、行走狀態的一位寫實的著名作家而言,徐劍(作家主頁 讀者小組)早已習慣了采訪不同的人物,也同樣習慣了接受媒體記者的采訪。采訪和被采訪對于他來說,早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對于已經出版第二部電網題材作品,正在創作第三部作品的徐劍來說,幾年來,他已經和國家電網人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這次采訪十分順利,因為幾年來對電網的深入了解,使他已基本成為一個“電網專家”了。

《國家負荷》,從長安出發——

幾年前,英大傳媒集團邀請徐劍等幾位國內有實力的報告文學作家一起走進電網。剛開始,他想寫“戶戶通電”,想親身感受和體味“戶戶通電”給人們,尤其是山區人們生活帶來的種種變化。后來,覺得“特高壓”也很不錯。這兩個題材都是單純事件,相比較而言,最難寫的莫過于“科技創新”,因為它是散點的。后來,這個最難完成的任務落在了徐劍的肩上。

2007年8月,《國家負荷》的采訪正式開始。

第一站,長安城;第一時間,國家電網人。徐劍首先走向了750千伏電網工程,走向了特高壓。他稱,自己在寫《東方哈達》時,出之于長安城,收之于長安城;采訪國家電網時,竟然也是出之于長安城,收之于長安城,他感覺冥冥之中似乎都是從“走西部”開始的。這位從寫“兩彈一星”開始進行報告文學創作的作家,曾采寫過反映青藏鐵路建設的長篇報告文學《東方哈達》,還寫過關于水的長篇報告文學《水患中國》。自從走進國家電網那天起,我國第十個五年計劃中的“四大工程”,僅他一人就涉足了三個。

進入采訪后,徐劍就深深被國家電網人吸引和征服。

因為寫作《國家負荷》,徹底被電網人征服了——

我國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建設330千伏電網工程,幾代西北電網人苦苦守望,逾40年,才盼來了750千伏電網工程的啟動。750千伏電網工程是“西電東送”必不可少的一條電力干線。后來,才有了1000千伏特高壓電網工程。隨著采訪的不斷深入,徐劍由當初“對電并沒有多少概念”,到漸漸對電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采訪過程中,他對許多科技知識并不陌生,因為他此前的重大題材報告文學的創作,那些年積累的寫作經驗在采寫國家電網時全都派上了用場。

采訪國家電網之前,在徐劍眼中,電是一個扁平的世界,陌生而又熟悉。第一個征服徐劍的國家電網人,是國網電力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電力專家薛禹勝。薛禹勝有著火一般的激情,對他的采訪讓徐劍甚為嘆服。時隔數年,他仍舊對一些采訪細節記憶猶新。之后接受采訪的另一位電力專家周孝信,則表現出了冰峰般的理性。這兩位電力專家代表了國家電網科技精英團隊的科技形象,極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他們一南一北、一冷一熱,一個理性、儒雅,另一個則有著孩童般的天真,讓徐劍領略了科技工作者不同的風格,并深為他們所折服。

薛禹勝告訴徐劍,他寫過的“兩彈一星”最多只是三維,科學家是可以算清楚的。而電則是N維的,科學家根本無法算清楚。薛禹勝這種對電網的描述是徐劍未曾料想到的。他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早就須臾離不開的電,竟會如此復雜。他仔細聆聽薛禹勝娓娓道來的“美加大停電”和“東京大停電”,卻恰恰沒有聽說到“中國大停電”。雖然電網的控制極有難度,但我國的電網卻從未發生過大面積停電,這個信息極大地激起了徐劍對國家電網采訪的興致。

雖然以前寫“兩彈一星”時,徐劍采訪過許多國內一流的大科學家,但徐劍還是被薛禹勝身上富有哲學深度和厚度的特質,還有那種激情、理性和詩意深深打動。徐劍覺得自己仿佛找到了同類,找到了共鳴點,找到了創造,找到了創新。

后來,徐劍又相繼采訪了國家電網管理團隊的各階層領導人物,他們都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深深地吸引他、觸動他、征服他。

徐劍慨嘆:寫一本書,或者寫一個人,如果對他沒有興趣,沒有激情,甚至沒有熱愛,或者說沒有敬重,沒有全身心地去寫的話,是根本寫不好的。寫不出那種熱度,寫出的一定是很冰涼的東西。而《國家負荷》正是由于徐劍將四溢的激情和濃濃的創作熱情傾注筆端,才會如此磅礴大氣,感天動地。

寫《國家負荷》,目標是人——

2007年年底,徐劍按照計劃,采訪結束后就開始進行寫作。誰知寫了大約三四萬字時,元旦剛過,冰雪就來了。如果說他前面了解到的是國家電網精英階層的那一面,那么從國家電網抗冰搶險第一線歸來的徐劍,通過冰雪的視角,對國家電網的另一支隊伍——具有草根和平民階層的送變電隊伍有了全新的認識:從倒塔、斷線到最后全部完成搶修,不到50天,就讓整個被黑暗籠罩的城市和鄉村恢復光明。電網員工在大災大難面前那種忘我的吃苦精神和敬業精神,讓這位走南闖北、見多識廣的著名作家深為敬佩。他由衷地說:這支隊伍是值得敬重,值得尊重的!

通過進一步的采訪,徐劍了解到,在國家電網公司全國所有名牌高校的高材生俯拾皆是,優秀團隊的精誠合作,自然可以創造出社會奇跡和人生奇跡。雖然采訪時,面對的是各色各樣的人,各色各樣的事,但徐劍對于電網人的詮釋,對于電網人的文學書寫還是放在了人上。《國家負荷》里寫的全是人物,他寫人的情感、人的精神、人的思想、人的氣度,寫人的精、氣、神。事只是一個平臺,事件只是一個線索。因為他堅信,世界很快會被人們用“冰冷”的正史記錄下來,那種“冰冷”的正史文字絕對摸不到創造這個世界、創造這個奇跡的人的體溫,唯有寫人的情感、寫人的內心,寫人性的崇高和美好,由文學寫這群人,寫這群人的情感,寫這群人的精神世界,就可以把整個“負荷”再現出來。

應賦予電一個什么樣的圖騰?

徐劍告訴記者,寫報告文學,三分之二以上的時間都在采訪。對于一個有實力的作家來說,采訪成功了,這本書就駕馭起來了。寫報告文學最大的好處是行走,在行走的過程會接觸許多人,讀社會、讀天下、讀人生,比讀什么書都精彩。

作家隊伍中寫報告文學的人數不勝數,但真正寫得好的卻寥寥無幾,因為報告文學比其他文體創作更多地需要作家的見識、學識和創新。徐劍和其他作家不同之處在于,當面對一個大的事件,面對一個精英團隊時,他更愿意坐下來靜靜地聽他們聊天,或是和他們一起喝酒。然后讓他們講自己的故事,一些看似平平常常的小故事,但在這些故事當中,作家就可以觸摸到他們的體溫,觸摸到他們的脈動,觸摸到他們的心跳,才能更精準地寫出他們。

徐劍常常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在文學的書寫當中,自己應該賦予他們一個什么樣的圖騰?怎樣來表達。科學怎樣來詩化,科技怎樣來詩化?用詩情畫意般的語言,用詩情畫意般的想象來賦予他們,再現他們。在以往的寫作中,徐劍曾把導彈比喻成“長劍”,把青藏鐵路比喻成“哈達”,走進國家電網采訪幾年來,他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應該有一個什么恰當的比喻來形容電,自己應該賦予電一個什么圖騰?

徐劍說,《國家負荷》這本書完成后,自己還是沒有能賦予電什么樣的精神,等到第三本寫電網的書出來后,相信自己一定會為電找到一個特別精準、無可替代的概念作為圖騰。

讓我們滿懷期待吧!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快乐飞艇走势图200期 10425赚钱 开心农场2乡村度假最新 即时贴刻字赚钱吗 二八杠棋牌下载安装 火龙果计划软件 老虎机游戏下载免费 骰宝 雪缘园即时比分 极速时时论坛 稳赚包六肖 中特